01

上個周末假日不停趕場,週六一大早起來上完家教,吃完午餐前往眼鏡店配鏡,在店裡磨磨蹭蹭試戴了一個多小時才選好鏡框。接著拿著新眼鏡前往西門町,買了南蠻堂的蜂蜜蛋糕準備回家孝敬家人,接著外帶了一杯飲料,去新光戲院準備看我今年最後一場金馬。

隔日早晨跟回台北的友人跟大學同學相約兒童樂園看展,園區內擠滿了小朋友跟爸爸媽嗎,看了Elsa推薦的短片,落地的螢幕跳動如小精靈的生物一一出場,一直有小朋友被那可愛跳動的物體吸引衝到前面捕捉,無奈相機感光不夠無法拍下那有趣的畫面。每樣遊戲設施都是排隊人潮,快被熱暈的我們還是決定去美術館吹吹冷氣,展出的限制級瑜珈是這次雙年展的主題,很多有趣的攝影作品,等會兒還要趕場的我不停的看著錶,終究無法認真看完,SORRY了久回台北一次的朋友。接著到圓環吃個中餐,走回衣蝶跟同事相約下午茶,在蛋糕店裡聊到晚餐時間,又跟難得回家一趟的弟弟去西門町尋覓挑選他的冬季襯衫,回到家走了一天的路整個累癱,腳有點腫起來。





02

過了這個夜晚,上班的一週即將展開,轉眼間就跑到了禮拜四,再過一天假期又要來臨,我不太清楚到底做了什麼這些天,盲目的,把自己丟入看似忙碌的迴圈,卻也不懂為何要這樣瞎忙,往往下了班吃了晚餐看了一集日劇就抵抗不了睡魔睡著了,疲累的身體跟疲憊的身體,想要離開這種狀態藉由某些方式例如購物,我開始對自己的裝扮非常非常不滿,這種不滿跟疲倦交纏,或許總歸是缺乏自信,卻找不出更好的方法,於是-就放任它。





06-11-19隨拍之三-一隅盛開

03

我從不刻意跟同事交往,比起兩人我更喜歡一個人看電影,每天消耗8小時的時間換取些微的金錢,兩杯TWINUNGS的Earl Grey迎接早晨跟下午時分,打開bloglines取代閱讀報紙。我應該慶幸不用體會離鄉背景的孤獨,並且朋友都還住在台北,i Tunes響起貝多芬的春之小提琴奏鳴曲和第七號交響曲,如此快樂的曲子只能短暫的消滅10分鐘的悲哀。懵懂與迷惘心有戚戚焉的,repeat多次的FAKE?,比起溫婉的春更能詮釋目前的狀態,盲目又缺乏感動的生活就是一灘死水。怎麼會這樣!!!!!!!!!!!!!!



每個月總有幾天會覺得人生很慘

所以沒有怎麼了怎麼,
文字為了紀錄一種焦慮的狀態而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ssasha 的頭像
ssssasha

螺絲花的妹妹| Rosier's Sister

ssss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