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大聲說話
因為我怕被貼上標籤
我們習於保護自己
以為架起了保護傘隔離一切就會沒事就會變好
有時裝清高不在乎是容易的
不管哪邊我都不支持
反正不干我的事
有時表達自己意見是困難的
為何覺得正確卻不敢說話
這是不是一種放縱與放棄

我也是裝清高冷漠怕事的死文青與中產階級知識份子
深怕跟無知群眾被攪在同一個大染缸裡
當裝清高冷漠怕事的知識份子都不說話時
說話大聲的當然只有操弄人民的政客跟可以被操弄的人民
所以我們繼續不說話 繼續被劃分到所謂二分法的圈圈裡
我們不能當所謂的中間份子
因為我們放棄了說話的機會 只能任人割宰

該驅離的不是示威的群眾
而是那些逼使群眾站出來的政府與煽動的媒體
還有想從中謀取利益的"政治集團"們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這是個警告
有人不再沉默 是你們該反省了
國家有難 是要無視還是正視

不要再繼續責怪那些無縛雞之力的群眾
我們都是被利用的其中之一
去指責並對抗那些有地位又握有權利的既得利益者吧
不要讓無權無勢的那些聲音
隨著靠操弄傳統大眾媒體來獲取利益的政媒共犯結構所淹沒

媒體不是只有一家 除了電視報紙還有更多選擇
獲取資訊來源的地方不只一處
握有知識才能建立具說服力的自我觀點

我承認我是膽小鬼 懦弱怕事的膽小鬼
我相信世界美好 我也決定不放棄發出聲音的權利
想了很久 我所能做到最大的極限與對自己的誠實
就是把這篇貼出來 表達熱情未滅 僅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ssasha 的頭像
ssssasha

螺絲花的妹妹| Rosier's Sister

ssss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