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 ( Kaza-hana )
日Japan, 2001, 35mm, Colour, 116min.
導演:相米慎二
演員:淺野忠信 小泉今日子

一開始兩人在落英繽紛的大樹下醒來,小泉今日子狠狠的踹了淺野一腳,接著兩人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交錯進行,回憶漸漸的明朗化。


整部片的步調是沉穩但不枯燥的,小泉飾演的悠里子本來有個幸福的家庭,但歷經老公投資失敗欠下巨債又不幸車禍身亡,心愛的女兒只好托付給母親扶養,在東京卻墮入風塵。

而淺野飾演的廉司原是財政部官員,後來經歷一次超商偷竊事件上報被留職停薪,在酒店找小姐而認識了悠里子。這次淺野的角色是一個懦弱膽小又沒什麼目標的人,劇中女友似乎單純只看上他的職業並嘲笑他的性無能,可能也是要映照他本身個性的無能吧。裡面有提到母親的死亡使他一厥不振,或許他是個有戀母情節的人,父親對於偷竊事件非常不諒解又一直想要向擔任高層官員的兒子要錢,這一切的種種使他失去了以往的意氣風發,只好不停的喝酒讓自己麻痺在酒精之中。

導演如此的善於操作時空錯置的手法,使得一個謎團藉由這零碎的拼圖輪廓逐步明朗化但不雜亂,劇情彷彿正在前進中又突然的倒敘,使我們更深一層進入角色的內心世界。劇中的悠里子不停的以點煙這個動作來表達她的焦慮與徬徨,廉司酒不離手顯現他對世間的疏離與自我封閉。

醉倒的廉司向悠里子說道:「我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螢幕前的我又一次感到無邊的孤寂,兩人像是在海中漂流的浮木,相遇後不忍將對方放開,但這不是愛 只是單純的互相取暖罷了。於是決定相約去北海道尋死,粉紅色休旅車,一條筆直的公路,正如一般公路電影的模式,道路的終點總會有個出口。

廉司一直不願意想起他們此次旅行的真正目的,在兩人談話中,廉司不停的碎碎唸,有點自許精英份子的自傲,燒肉店老闆的暴打一頓算是某種當頭棒喝,為故事增加不少冷笑話的笑點。悠里子想要回老家看一眼女兒遭到拒絕。「讓我看一眼孩子的容貌我就又有努力的勇氣阿,但相隔五年,看了我也認不出來吧。」我一直很疑惑為何此刻悠里子不願回家鄉,到底有什麼逼不得已的理由。

兩人在北海道深山旅館投宿,廉司尋愛不成,悠里子對廉司還有人生失望,唯一的浮木似乎就這樣失去了,決意尋死。廉司發現悠里子一人進入深山後非常惶恐並發現自己根本是個膽小鬼,也沒有自殺的勇氣,急忙的想要尋回悠里子。白雪點點,悠里子一人拿著仙女棒在雪中獨舞,安靜的躺在雪堆之中,廉司發現後不停的呼喚為她取暖,兩人之間的情愫在此刻升到最高點。

最後悠里子還是決定回家,在看見女兒的那刻彷彿一切的經歷都值得了,廉司幾次倒車未離欲言又止,為故事留下了可供幻想的結局。

---
以下是淺野忠信的追星日記(噗) 抱歉我一把年紀了還做這種事(汗)

只能說這部實在太好看了
充滿詩意人物又活靈活現
淺野內斂的內心戲也讓我太感動了
小泉今日子還是薑是老的辣
以女性角色而言比淺野更加出色
我一直以為這場淺野不會來
一聽到工作人員說會有映後座談興奮的要死
一結束我一看到第一排有座位馬上換到前方去
第一排阿 淺野出場的那刻我都要尖叫了 離的超級近
可是我居然沒帶相機阿 看我左鄰右舍都忙著照相實在是很無奈
雖然我一直嫌他長髮很醜 看到本人只有一個感想 你真的是帥哥ˇˇˇ
長髮還是很讚阿阿阿阿 我不應該以照片取人的
接下來問問題時間我一直處於興奮狀態
腦袋只充滿了稱讚他的話而想不到任何問題(汗)
還有日本影迷追到台灣 大家問的問題都還蠻有程度的
淺野說 他拍王家衛導演的短片時
有一句台詞是「我對你已經無法忍受了」
他一直記得 到北京時就一直跟當地人說那句話 結果頻遭白眼
好可愛好可愛 又親切又沒有大牌架子
他還有提到他也是小泉今日子的迷 所以能跟一起她演戲就非常高興了
放片途中不時有人發出笑聲 我突然有一種起共鳴的感覺
因為有一些點我覺得是他的影迷才會笑
(就是看到某個動作覺得太可愛的那種地方)
可惡我明天一定要照到相阿!!!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螺絲花的妹妹| Rosier's Sister

ssss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雲
  • COMMENT:
    光看前面介紹就覺很好看了~沒想到
    後半部是對此片的大力激賞啊~(笑)
    能夠有一天能坐到第一排就很讚了~(笑)
    另外謝謝妳的關心~>_<我己經開始康復了~
  • Sasha
  • COMMENT:
    很好看*100次
    之前搜尋這部的相關討論時居然有人說看不懂(倒)
    可能要大一點歷練多一點的人會更有感觸吧
    沒事就好 我在這邊開心看電影的同時發生這種事真的很恐怖耶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