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於長篇小說,短篇往往更令我人印象深刻,獲得感動。像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1973年的彈珠玩具」還有最近看完山田詠美的短篇作品集「風葬的教室」。「風葬的教室」一書裡面都是敘述少女青春期的內心世界,還有同儕之間的微妙關係。

第一篇「蝶之纏足」談論女孩瞳美對與手帕交繪理子之間並不平等的地位所造成的心理不平衡,像一些青少年談話節目會講到的題目:美女為什麼都喜歡跟比她醜的女生當好朋友?瞳美認為美女惠理子為了保持她的優越感,一再的阻擾她控制她,使她成為自己的陪襯物感到憤恨不平。當那時的孩子還在玩幼稚的戀愛遊戲時,有一天瞳美遇到心儀的男孩子,偷偷跟對方交往,認為已懂得成熟戀愛的自己感到頓時高了惠理子一截。為了保持這份勝利感,瞳美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這份戀情,沒想到有一天惠理子跑去警告那位男孩子,要他離開瞳美。知道此事的瞳美非常生氣,於是展開談判。沒想到惠理子卻說「妳是我唯一選中的人阿,我之所以阻擋妳的去向,其實也是為了妳好,這麼一來妳不就可以一直在我身後了嗎?」此事發生之後,再也沒辦法回到從前,兩人也分道揚鑣,多年之後瞳美才知道當時彼此依賴模糊情感的真意,卻再也回不到過去。

這段故事讓我想到電影殺人計畫也是談論類似的議題,少女之間的纖細情感、看似天真的童年,卻隱含著複雜糾葛的情緒可能足以讓人致死。



「風葬的教室」講的是校園暴力的問題,少女之間形成小圈圈、聯合全班互相排擠某一個人、不知所以的惡作劇。不配合就會被排擠所以只好跟著一起欺負人,勾起我少女時代的某些回憶:我並不是那種會刻意跟誰劃清界線的人,但還是跟某些交情比較好的女生形成自己的交友圈。記得我們那群帶頭的是班上一個長的還不錯但個性頗驕縱的女孩子,有一天一起遊玩時,她聯合了我們那群朋友對我惡作劇,當我發現時她他們人都不見了,剩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面對難堪的場面。可能我那天說了什麼得罪她的話吧,原因已經忘了當下只覺得:我們不是朋友嗎?為什麼要對我做那麼過分的事,從此以後我就跟她畫清界線。

後來雖然同一間國中,但我再也沒有跟她說過話,畢業典禮那天又遇到她,我也沒打算要跟她交談,她卻拿了她的畢業紀念冊給我簽名,我也勉為其難的給她簽了。內心想著妳你大概已經忘記對我做過多麼殘忍的事了吧,但時至今日那天的情景,我還是記憶猶新,在心中烙下很大的痕跡。後來有從別人口中聽說,她依然玩著同樣排擠欺負人的把戲,不禁覺得可笑。書中的少女面臨被排擠的苦難,差點選擇自殺,但她還是憑著意志力,轉換意念將那些欺負她的孩子用輕蔑在內心殺死。

山田詠美溫柔的筆觸的確相當準確而深入的刺進到孩子的心裡,也刺入了我的心裡。內心世界的描寫相當的細膩豐富,這些我們忽略的問題,其實都會對人格的養成形成影響或傷害,我們都曾經經歷過,但是長大成人時卻都忘了,山田詠美適時的提醒了我們。而書中的少女們雖然被欺負被打壓,但都還是具有強韌的性格與早熟的個性,因為具有堅強而完整的人格才能突破這些困境吧。而女孩們懵懵懂懂時對於被男性個體所吸引的情緒,也有其獨特的見解與書寫。女作家獨有的感性及她特殊的經歷所營造的個人風格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ssss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