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人生第一次動態靜心後,回來剛好看了BUCK-TICK在或許安那其中的歌曲「無題」。突然完全懂了這首歌在幹嘛,其實一開始在YOUTUBE上隨看,只覺得歌裡的情緒似曾相似,好像出現過非常多次了,過往的歌曲很多首都在表現喪母之痛有如被拋棄的痛苦,這主題其實在櫻井的世界是常常循環出現的。

 

「無題」一曲,尤其是聽到歌詞的關鍵字「全身全靈」和「媽媽」,櫻井當年喪母之痛的回憶重現。雖然歌詞是用了一個棄嬰的意象表現,但其實就是在說他自己啦,不過寫這首歌時,那個自己,到底是這世的自己,還是過去某一世的自己的記憶呈現的意境,就不得而知了。

 

LIVE表現,開頭的鬼吼鬼叫手法,跟結尾也是再度鬼吼鬼叫,搭配樂器組的歪斜感,讓剛做完動態靜心的我倍感親切,也覺得很自然,就是完全交給身體去釋放情緒,不太用頭腦控制的一種唱法。身體想怎麼吼怎麼叫都隨它,唱到最後真的還蠻抒壓又蠻有一種通靈感的,整個人很被震撼,而演唱的淒厲度,應該也會讓很多觀眾邊聽邊想哭吧,但去了動態靜心,全程閉眼的過程裡面其中一個時段就是給你用來給你亂吼亂叫的,才知道每個人本能上都有這個狀態,都可以像他這樣表達和釋放,只是他願意在那麼多觀眾前面毫無保留敞開他自己,一般人不太敢,但只要願意都做得到,就也覺得沒甚麼好大驚小怪了。

 

啊啊啊然後我現在覺得,有機會真的要讓自己這樣叫叫看,麻瓜如我,不過第一次嘗試,吼叫到後面,就不自覺很多悲傷流出,眼淚停不下來的一直流,也不知道這悲傷從何而來,但它們似乎被壓抑在身體很久了。剛哭完的我,一回來聽到「無題」,真的覺得太有同感了,完全可以理解為何要這樣唱,也覺得這首歌就是要這樣唱,那個狀態其實眼裡已經沒有觀眾了,也沒有這樣表現丟不丟臉這件事,只有想用聲音跟肢體全然表達自己接收到的東西的慾望。

 

人的深度跟層次果然還是有很多未知的地方跟世界,是表淺的頭腦搆不到的,如果用頭腦去思考,叫我沒事大吼大叫,我一定會用上很多想法阻止自己,例如被聽到很丟臉啊,別人以為你是瘋子啊之類的,所以動態靜心,跟你說這樣是可以的,某種程度真的很撫慰人心啊。也瞬間可以理解並覺得,一開始不懂,但現在這首叫做「無題」是很好的命名,連命名的方式都沒有頭腦的控制了,超棒的一首。

ssss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