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玩推推王的 幫我推一下喔感謝


圖片是中央社的啦

前兩天大中至正拆牌弄的沸沸揚揚,台灣政局太混亂,什麼怪力亂神都出來了。愚民把記者撞成重傷,電視新聞換成斗大的標題說要譴責暴力,我現在比較想譴責那些踐踏文化的政客,對於那些操弄意識型態的無聊人士我已經懶得管了,很不巧中正紀念堂四面牌樓題字的書法家楊家麟是我的老師,聽說他前幾天有被媒體採訪,身為當年在老爺爺門下習字多年,但因為慧根不足還是黯然放棄的學生,以下將以藝術文化觀點,來說明這次教育部無腦弱智白目愚蠢拍馬屁騙選票行為,有多麼不可取。

先說一下楊家麟老師,我很久沒去看他了。當年從大陸遷移來台的老師是安徽人,小時候是典型文化書香世家,從小念四書五經長大,我一直覺得他是屬於清朝舊時代的人而不是屬於現代的,沒受過現代化教育的他跟我們這輩很不同,出口成章、信手拈來皆是中國文學。

一輩子研究書法,記得小時候老師抽屜都是滿滿的各家字帖,不管是甲骨文、篆書、隸書、行楷、草書都難不倒他。老師總是說台灣沒有幾個好的書法家,大部分都比他遜,因為不懂那些權謀算計,個性又有點傲,很不社會化的老師也因此沒沒無聞。甚至連他最引以為豪的中正紀念堂題字都沒有署名,我實在很懷疑這段熱潮過去後,還有誰會在意這段紀錄阿,還是現在快寫下來的好。

我剛開始學的字體就是老師最擅長的歐陽詢,歐陽詢是唐朝人,個性就跟他的字一樣,是個剛正不阿肅穆正直的清官,或許跟老師個性類似他才那麼喜歡吧。以楷書來說,歐體字是不太容易學習的字,比起初學者常入門,較軟趴趴的柳公權體,還有肥厚的顏真卿體,歐陽詢的字體結構很結實剛硬,橫就是橫豎就是豎。初學者筆鋒需確實中鋒,如果一不小心偏鋒,字的骨骼就會不見,顯得軟弱無力,筆劃間距更要留心計算,就算空隙只有差之微毫,遠看字還是會歪歪的,所以歐體字是學習中文字架構之美的很好範本。

老師說「大中至正」四個字是用原尺寸下去寫的,在當年沒有電腦可以輕易縮放的年代,當字變得跟人一樣大來手工書寫,困難度當然是極高,這是我所要說的「大中至正」四字的第一個歷史價值,的確有他的保存意義,雖然因為當時寫得很趕,遠看的確是寫的不太好。(附註:大忠門、大孝門也是出自楊家麟老師之手,因時間充裕,是用毛筆好好書寫的,寫的比較好。)

第二個是單純以設計方面出發,一般雜誌看到的文章標題字選擇不多,大多是明體和黑體,但你不會看到有人拿少女體、娃娃體來當標題,因為看起來太過輕浮。

牌樓形象是氣宇軒昂高大挺拔的,雖然歐體字是蔣中正堅持的,但不得不說他的藝術品味的確不錯。就算這個牌樓是極權政府下的產物,無論如何也已經是台灣文化財產的一部份,要對它動手動腳也慎重點吧。

無奈我只看到教育部的急功近利、粗製濫造。現在只拆了「大中至正」四字,換成王羲之體拼起的「自由廣場」。原來的「大忠門」、「大孝門」都還是維持原樣的歐體字,在視覺整體的不一致,看來就已經不及格了。書法傳統上一定是由右自左,新的自由廣場自以為西化新潮,搞了個由左自右行文,弄得不倫不類突兀不說。跟路上那些自以為高級寫日文的招牌結果字還拼錯的低俗趣味有什麼兩樣,在書畫界看來只是笑話,沿襲下來的規矩不被重視,無奈再一聲。

圖面分析為何新的匾額看起來怪怪的

我偷A了東森的圖SORRY

再來是視覺上王羲之體的不協調,兩相對照就可以知道,王羲之是東晉書法家,那是個奔放豪爽的年代,剛好也是隸書到楷書的轉換期。王羲之是楷書先鋒,最有名的字帖就是「蘭亭集序」,留下的正楷相當少而且都是小楷字體,而且並不是一般印象裡的楷書,很多是介於行書於楷書間的行楷體,所以較方正的歐體更為清瘦柔軟,有更多隨性的部份。拿來當文章行文的書體OK,未善加量身訂做直接拿來當牌樓大字實在糟斃了,不知道王羲之再世他會如何詮釋這4個字。

「自」字在「黃庭經」內多次出現,「由」字可見「樂毅論」一帖,「廣」三字經指證應是來自於「集字聖教序」一帖,。那個我怎麼看怎麼不協調的「場」字並無在較不行書風的「黃庭經」和「樂毅論」二帖看見,有可能是拿字邊和字邊拼湊起來,部首跟主字中間才會有那麼大一個空隙,字看起來相當擁擠,與四周的留白很不平均。王羲之體是往右上揚的字型,如果是直行書寫看起來活潑,也在一個直線上行氣連貫,隨意拿來橫排拼湊,只覺得字快要飛出格子了。將看起來這樣奔放的四個字暴力的鎖在牌樓的方框裡,名為自由實則被拘束,騷動不安的「自由廣場」,也太為難它了吧。反正我覺得弄得很醜,低劣的品味阿阿阿阿阿該死的教育部。


學設計的沒幾個人會寫書法,但卻常需要應用各式書法字體來製作商品,大型的廠商會花大錢,請知名書法家來題字做成標準字,比較沒預算的,就會使用二南堂法帖等字型圖庫,此圖庫是將歷代碑帖掃描重新描成可放大的電子檔來供設計師使用,平常一些流行性的商品用用還可以,反正汰換率高人家也分辨不出來好壞。

但是是中正紀念堂/民主紀念園區耶,我敢打賭「自由廣場」四個字絕對是拼湊起來的,而不是請書法家來寫的,無論是字帖掃描下來轉電子檔,或是用圖庫我都覺得相當不可取阿。

白目的政府官員以為把書法字帖複製貼上即可,都不用調整也太單純了吧,新聞還沾沾自喜說新的字跟舊的字一模一樣大喔,不禁要感慨這年頭政府單位竟然不願/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書法家,來好好製作這個觀光客必來的台灣地標,這是門面耶阿阿阿阿阿臉都丟光了。與其他亞洲國家紛紛鑽研書法之道相比,在台灣卻淪落至此,只能為文化的式微不勝唏噓。

相關文章
「大中至正」和「自由廣場」那個書法比較好?

ssss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